深圳新闻
 
13865980228 400-088-9977
传真:0898-88123008
E-mail:admin@dedecms.com
您的位置:深圳图书网 > 深圳新闻 >
秀色直播等上市公司资产的掏空
发布时间:2018-09-27 作者:admin 浏览:
  虽然早早发布公告宣布自己归来,但时隔半个月后林宇仍只能在距离网秦总部一百米外的咖啡馆接受记者采访。半个月前,一场离奇的绑架事故,让林宇迅速回到舆论的焦点,他和史文勇的矛盾从此正式公开化。
 
  林宇表示,2016年11月10日自己遭到绑架,此后被囚禁长达13个月,并将矛头指向史文勇——他认为,2015年史文勇伪造公章迫使其离职,虽然次年史文勇签署辞去公司董事长的文件,然而很快反悔,最终促成这次的绑架事件。
 
  面对林宇单方面的指责,期间史文勇作了简单回应后便不再为自己做过多辩护,但凌动智行的行动却持续升级。
 
  9月10日,凌动智行发布了独立法务机构Loeb&Loeb的调查报告,显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上述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随后公司高管和董事会出现大换血,CEO许泽民、CFO吴疆以及法务顾问陈亦工同时宣布辞去相关职务,董事会宣布委任连佳出任代理CEO。
 
  在9月19日的致股东信中,史文勇表示,董事会已采取初步的必要措施确保公司正常运作,但承认与公司主要股东之一RPL Holdings Ltd的最终受益人之间的个人纠纷或将持续一段时间。
 
  谁的说法才是这场罗生门的真相?9月26日,林宇再次接受了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专访,谈及了更多有关此次罗生门的细节。他预计,和史文勇的纠纷已经进入中后期阶段,自己有信心带领网秦实现转型。
 
  而史文勇至今仍未回国,为这场闹剧留下了太多疑问。他和另一个联席董事长迟睿,能完成保卫凌动智行的艰巨任务吗?因股价连续30低于1美元而收到纳斯达克警告的凌动智行,能否逃过这段至暗时刻?
 
  抛开离奇的绑架案,网秦最大的“罗生门”是大股东之争:一方面林宇坚称史文勇代他辞职,他本人仍持有公司54%的投票权(实为其妻子持有);另一方面史文勇则解释称网秦的股权结构已做调整,林宇不再是公司的最大股东。
 
  事情缘起于今年7月,凌动智行以1.425美金定向China AI Capital Limited(简称China AI Capital)增发B类普通股,获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按照史文勇的说法,随着ChinaAI Capital的进场,网秦曾经的最大股东RPLHoldings Ltd的投票权已被稀释。
 
  RPL Holdings Ltd是林宇、史文勇和周旭三人控股网秦的信托,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但2016年林宇突然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这一点是林宇和史文勇矛盾爆发的根源。林宇一直强调,他本人从未辞职,是史文勇指使公司员工在他的辞职资料上加盖签字章。
 
  根据凌动智行发布的公告显示,独立法务机构Loeb&Loeb调查后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上述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但同时表示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她曾用此在RPL董事辞职信上“盖章”。
 
  Loeb&Loeb进一步发现,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该员工“很有可能”这样做。
 
  不过林宇表示Loeb&Loeb不利于史文勇的内容已被删除,凌动智行发布的公告不完整。他反复否认China AI Capital入股的合法性,并向记者展示的公司章程显示,网秦规定只有创始人(林宇、史文勇和周旭)才能持有B类普通股,“更何况交易尚未完成,史文勇便紧急宣布任命迟睿为联席董事长,目的是为了稳住董事局的势力。”
 
  根据凌动智行7月1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China AI Capital以总对价2000万美元购买了公司70175439股B类股票,从而获得了凌动智行有效控股的地位,其中的1000万美元作为初始投资已在签订协议时支付,剩余的1000万美元将于今年9月19日前支付。
 
  在雪球上,有投资者质疑这一交易的合理性——China AI Capital以1.425美元每ADS购进,这一价格远低于每股净现金,相当于贱卖。
 
  不过凌动智行最新的公告显示,China AI Capital的入股并不顺利。由于凌动智行仍未能按照认购协议的要求履行相应条件,包括提交公司2017年财务报告,因此凌动智行和China AI Capital同意将支付日期延长至今年11月19日。
 
  除了大股东之争外,林宇对史文勇的另一个重要指控是飞流移动、秀色直播等上市公司资产的掏空。
 
  凌动智行的公告显示,去年年12月14日同方基金正式完成对公司旗下的飞流移动和秀色直播平台业务的收购,收购后同方并购基金持有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飞流移动”)80%和思享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秀色直播”)65%的股份,交易总金额39.7亿人民币。
 
  在这笔交易中,飞流移动和秀色直播的总价为33.2亿元,其余6亿元是同方基金以每普通股1.05美元的价格认购网秦发行的总价1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
 
  不过蹊跷的是,工商资料显示,如今飞流移动的第一大股东是史文勇,占股79.34%。对此史文勇的解释是他作为同方基金的参与方只是代持,目的是为在境外搭VIE结构方便上市。
 
  林宇多次重申,他希望将飞流等资产逐步分拆上市。“如果让飞流的业务在香港上市,这样的好处是会让网秦的所有股东获益,因为飞流一旦成为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控股的依然是网秦,那肯定比飞流在网秦体内的时候更受益,让董事、所有股东都受益。”
 
  他指出,史文勇的做法是先把飞流买出来,然后再装入上市公司,“这样飞流的获益跟网秦就没有关系,这是伤害我们所有股东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网秦过去几年股价走低的原因。”
 
  林宇最新展示的证据显示,2016年1月15日飞流股东大会召开当天,他本人并未出席该会议,而是在深圳出差。他向记者表示,经律师调查发现,史文勇伪造他出席类似会议的次数至少有16次。
 
  遗憾的是,自从9月11日在微博上公开回应了林宇的质疑后,史文勇便再也未曾就此事作出更多解释,让这场罗生门陷入到林宇单方面的指控中。新京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史文勇,但并未成功。
 
  不过史文勇和凌动智行一直在行动,试图从这场漩涡中进行自救。史文勇与林宇的矛盾爆发后,凌动智行进行了一系列的高管调整,包括宣布连佳接替许泽民出任公司代理CEO一职,公司总裁兼总法律顾问陈亦工和 CFO 吴疆同时辞职,许泽民和陈亦工亦辞去董事会成员职务,中植高科董事长竹艳的董事地位被由中植高科指定的 Vincent Wu 取代,后者成为中植高科在凌动智行董事会的代表。
 
  史文勇致股东信中表示,他将主要精力集中关注在以下三个方面工作:(1)解决与林宇之间的的现存纠纷问题;(2)与同方合作,并确保其对公司的成功履行付款义务;(3)促成未来与中植高科保持在高水平战略业务的合作机会。
 
  史文勇强调示,连佳仅在现阶段内被授予履行CEO职责,包括保护员工、客户、合作伙伴和股东不受林宇与史文勇私人纠纷的影响。
 
  但林宇表示,史文勇2015年就已经在微信将其拉黑,近半个月以来二人也未曾就此事联系。他认为,双方的纠纷已经进入中后期阶段,预计事件将有望在3至6个月内彻底结束。
Copyright © 2015-2016 www.dondonw.com 深圳图书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粤ICP备hg00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