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读物
 
13865980228 400-088-9977
传真:0898-88123008
E-mail:admin@dedecms.com
您的位置:深圳图书网 > 少儿读物 >
我国科技评价KPI还没有根本突破
发布时间:2018-05-09 作者:admin 浏览:
  “随着科技金融实践的深入,建行广东省分行越发认识到没有知识产权概念,就没有科技创新的概念;认识到如何认识、对待和运用知识产权,决定着一家商业银行科技金融的品位、底蕴与水平,决定着建设银行是否能够将科技金融做实、做透,推向深入。”4月28日,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刘军在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论坛上接受了《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
    中共十九大安排了两个阶段的战略目标,2020年到2050年里,第一个阶段“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将大幅跃升,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第二个阶段“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国家”。新时代,党中央对科技创新赋予了极为重要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担当。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考察时说,“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要通过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
  改革开放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我国的科技实力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大飞机等重大科技成果相继问世,在国家陆海空天各大战略领域大展拳脚。但是我们还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目前的科技发展水平距离世界领先还有很大的距离。科技创新永远在路上,不能有丝毫懈怠,必须只争朝夕、持续奋斗。
  一是横向差距犹在,亟须奋斗追赶。一项针对中美科技实力的调查指出,在33个工业领域,中国仅在家用电器、建材、高铁技术等少数领域领先美国,但在其他20多项技术领域都远落后于美国,特别是商业航空器、半导体、系统软件等核心技术领域,我们和美国的差距在20—30年。中科院发布的《2016研究前沿》,遴选了100个热点前沿和80个新兴前沿方向,美国在152个前沿方向上有核心论文入选,中国只有68个方向入选。李开复在接受记者采访谈到中美人工智能技术时指出,在仅做操作、不懂细节就可以实现的AI上,中美是一样的;在现有理论基础上做一些延伸和优化,美国领先一些,中国成长也很快,可能两三年就可以赶上;但在突破式的东西方面,中国与美国的差距特别巨大。
  二是从跟随到引领,非奋斗不可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讲“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无人区意味着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可以跟随。“跟着别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华为的经验表明,原来有思科引领,华为进步速度很快,创新风险也比较低。一旦超过思科之后,在无人引领的情况下,就会感到惶恐和迷茫。引领方向的科技创新,无论是难度还是风险都是巨大的。只有艰苦奋斗,才能磨炼意志、增加智慧、坚定信心,突破重大创新的无人区。
  三是科技的初心,要靠奋斗薪火相传。当前我国科技评价KPI还没有根本突破,总体上不利于鼓励科研人员做长远的基础性研究和“无人区的探险”。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不愿意潜下心来做大事、做难事,喜欢追热点、求速成。少数科技工作者缺乏艰苦奋斗的精神,小富即安,有所懈怠。这些都背离了科技的初心。永攀高峰的科学精神,要通过艰苦奋斗代代相传。
  习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和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伟大事业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几十代人持续奋斗。”只有通过一代代人持续奋斗的接力,国家才有可能实现2050年“两个一百年”的目标,才有可能成为世界科技强国,引领世界发展。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科技界亟须建立“净化灵魂、磨砺意志、坚定信念”的核心文化,以激励全体科技工作者,回归科技的初心,敢于攀登高峰、敢于创新突破、敢于啃硬骨头,潜心做大事、做难事,扎实精进、不求速成,为国家科技实力的提升和人民的福祉切实作出经得起历史考验的重大贡献。文化的培养、人心的凝聚,更需要体制机制作保障。要建立鼓励创新、贡献导向的科技组织与评价体制机制,对奋斗者形成正向激励,鼓励人们勇攀高峰、挑战无人区。
  让我们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统领,在科技界大力弘扬新时代奋斗者文化,为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现,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科技工作者的智慧和力量。刘军介绍,2014年底,建行广东省分行新一届党委成立后,迅速将科技金融作为全分行转型发展的重要抓手,举全行之力推动科技金融,全力打造“科技金融 首选建行”金招牌。建行广东省分行还明确提出:“对科创企业怎么服务都不为过!”抱着这样的宗旨,在建行广东省分行的努力“撮合”下,知识产权成为了让科技与金融谈恋爱的红娘。
  高新技术企业金融服务全覆盖
  “连续三年实现全省高新技术企业金融服务全覆盖,授信支持半覆盖。”所谓“全覆盖”,是指每年都要实现对以年初为基数的高新技术企业实现金融服务的全面覆盖;所谓“半覆盖”,是指每年要对以年初为基数的高新技术企业中的至少一半给予融资授信的支持。
  中国建设银行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创新一部负责人鲍杰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上述两项要求目前只有建行在南粤大地提出过,并且连续3年每年年末都全部实现。
  最新统计数字显示,截止到2018年3月末,建行广东省分行已实现高新技术企业金融服务全覆盖16571家,比2014年底增加14511家,增长704%;授信支持覆盖6365家,比2014年底增加5824家,增长1077%。
  截至2018年3月末,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资产余额达1640亿元,比2014年底增加1317亿元,三年增长408%。刘军自信地告诉记者:“三年来投放的科技金融融资没有发生任何不良记录,资产质量非常好。”
  全国首创“技术流”专属评价体系
  过去3年,建行广东省分行不仅高度重视而且较为扎实地开展知识产权金融实践,取得了一定突破。建行广东省分行累计纯新投放25.6亿元知识产权质押贷款,支持203家科技创新企业,其中90%为小微普惠科技创新企业,获得了政府、企业的好评。“这就是我们的‘资金流’对科创企业的支持。”刘军说。
  更具创新性的是,建行广东省分行在全国银行业首创“技术流”专属评价体系,较好地解决了知识产权融资痛点。
  刘军告诉记者,大中型科技创新企业融资渠道多、融资能力很强,对于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依赖度不高,而更为需要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往往是小微科技创新企业,小微科技创新企业对于资金需求往往又非常急迫、融资频率很高,但对于融资成本的承受能力却不高。
  与此相对的是,传统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周期较长、环节较多,一般需要评估公司、保险公司、担保公司等多方面的参与,不仅办理时间一般要比传统信用融资多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时间,每个环节都要再收取一定的费用,加上银行本身自由的信贷流程和融资成本,无论在时间成本上还是在融资成本上都比其他信用类融资要高,与小微科创企业的需求有较大差距。这就是一直以来存在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领域的难点和痛点。
  为了解决上述难题,2017年8月,建行广东省分行与广东省知识产权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开展知识产权金融合作。
  鲍杰汉介绍,在广东省知识产权局的指导下,建行广东省分行在全国银行业首创开发了评价企业科技创新实力的“技术流”评价体系。该体系完全以企业拥有的知识产权为基础,囊括了全省33000家高新技术企业的有效知识产权信息,包括企业成立以来每个年度的各项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专利、软件著作权,能够量化分析企业知识产权在数量、结构与分布和时间轴上的变化趋势,并对PCT进行适度分析。该体系可用于衡量企业整体的知识产权总量、高价值知识产权占比、企业是否为原生科创企业、企业在知识产权上的投入产出变化情况等10个维度。
  刘军说,建行广东省分行将“技术流”体系与科创企业融资的准入、审批和贷后管理相结合,融资对象、金额、期限、担保方式等信贷要素与“技术流”等级相关联,并配套推出了《关于开展科创企业“技术流”专属评价体系试点应用的通知》,在机制上确立了“知识产权必须使用”的地位。
  深入探索“多流合一”
  “确确实实,建行推出的这个产品(科技信用贷)是行业的一个标杆产品。”广东盛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忠平如是说。
  凯格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小宁认为:“企业提供知识产权和发明专利就可以获得这个贷款,这样就很好地帮企业解决了资金的难题,支持了企业的发展。”
  基于“技术流”体系而设计的金融产品——科技信用贷获得了企业的普遍好评。“技术流”专属评价体系2017年11月初开始使用,截止到2018年4月20日,建行广东省分行已经运用“技术流”专属评价体系支撑,审批超过1650户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审批金额超820亿元,使用知识产权为核心要素的知识产权融资从传统的25.6亿元跃升至820亿元,成为革命性突破。
  现在,该行还要开创更广阔的科技金融天地。刘军介绍,该行引入了“能力流”的概念。企业有没有国家实验室、省级实验室,有没有参与行业标准的制定,有没有博士后站,有没有国家或地方的科技研发中心等,将上述指标换算成分值,再加入到企业的授信评价里。
  “资金流”“技术流”“能力流”的多流合一,成为建行广东省分行全面了解和掌握高新技术企业的重要手段。
  “极大地丰富了知识产权的应用场景,大幅度提高了员工对知识产权金融的主观能动性,极大地促进了知识产权与金融融合,解决了科创企业融资急、融资成本负担能力弱的市场需求痛点。”刘军说。
Copyright © 2015-2016 www.dondonw.com 深圳图书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粤ICP备hg00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