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13865980228 400-088-9977
传真:0898-88123008
E-mail:admin@dedecms.com
您的位置:深圳图书网 > 行业新闻 >
深圳显示出了“北冰南展”
发布时间:2017-11-21 作者:admin 浏览:
  “见到冰面感觉就跟到家了一样。”自幼生长在哈尔滨的深圳观众陈冬昊在深圳大运中心观看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远在中国南端的深圳市民可以近距离观赏冰球联赛,得益于深圳市龙岗区对国家“北冰南展”号召的响应。赛前,国家体育总局与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下属的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宣布了另一个消息——国家女子冰球队正式落户深圳龙岗。
  作为国家俱乐部的两支女冰队奉献了精彩的进球和比拼,吸引了超3000名观众前来观赛。在深圳这样少冰少雪的城市,观众对冰球运动充满了热情和新鲜感,现场充满着“鸿星必胜、鸿星加油”的助威声。“我从小就喜欢滑冰,但来深圳后没那么方便。”陈冬昊说,“这次听说有冰球比赛落户深圳我立马就来了。”
  加拿大冰球联赛和国家女子冰球队落户深圳显示出了“北冰南展”战略成效,这离不开各方努力。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在赛事发布会上曾指出:“着眼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切实践行冰雪运动‘东进南展西扩’战略,联合深圳市、龙岗区和昆仑鸿星俱乐部,共同把国家女队所在的俱乐部主场设在了深圳,把训练和备战基地放在龙岗。这对我们备战2022冬奥会,促进冰球在全国范围内的蓬勃发展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大运中心作为CBA深圳马可波罗队的主场之一,目前已能实现八小时由篮球馆转场为国际级专业比赛冰球场。深圳市龙岗区区长戴斌表示:“国家队女冰和CWHL的两支俱乐部落户深圳是落实‘北冰南展’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这将极大推动冰球运动在深圳乃至华南地区的普及和推广。”
  随着室内冰场、雪场的不断增多,南方地区对冰雪也越来越有热情。坐拥众多大型场馆和庞大体育爱好者基数的深圳、上海等南方一线城市,也都在落实“北冰南展”的道路上已经显露了成效。而北京冬奥会的临近,“北冰”势必一步步“南移”而不是“难移”。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深圳市城管局、深圳市公安交警局联合举行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重大行政决策及立法听证会。围绕《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方案》(以下简称“方案”),16位听证代表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参与听证,企业准入方式、车辆投放规模、运营规范等成为热议焦点:多名代表建言单车企业不应向消费者收取押金,而是企业应向公共平台交押金,保证长效管理。
  共享单车带来一系列新生矛盾的背后,是公共资源、路权重新分配的深层次问题。“如何在助力共享单车创新发展、方便市民绿色出行与不影响他人之间找到一个合适的度,需要大智慧。”深圳市政协委员王雪说。
  投放总量要进行供给侧控制
  在深圳,每天有543万人次使用共享单车。来自深圳交通部门的数据显示,在深圳投放共享单车运营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共有8家,投放量约为89万,注册用户超过2200万人。
  此次方案中提出的三种企业准入与退出方式,分别为备案、普通许可和特许经营。哪种方式用在深圳最好?成为本场听证会的焦点。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赞成备案制管理,在他看来,共享单车准入门槛要低、管理要严、手段要多,这与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目标方向一致。而深圳市政协委员蒋雷更倾向普通许可,“共享单车在有限条件下备案,或是放宽一点的普通许可,两者融合最好。”
  “我们感觉备案的管理难度会大一点,还是希望能够走出一个深圳的创新路径来促进企业发展,但前提是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必须要做到可控。”深圳市交通运输委交通综治处处长韩浩说。深圳市交通运输委政策法规处主任科员曾天林补充说,三种准入方式的监管强度呈递进关系,采取哪一种方式,取决于整个行业共享、共治的效果问题。“如果采用备案的方式,企业能够足够自律,用户能够切实履行职责,未尝不可。但如果不具备这一实现条件,政府的管制力度只能向上提至普通许可或特许经营方式。”
  目前深圳投放共享单车达到89万辆,总量控制成为听证另一焦点。“总量控制要进行供给侧控制。”深圳市城市交通协会秘书长施佑生建议,深圳应根据城市道路空间改善进度和可容纳数量逐步调整共享单车数量,根据单车需求、使用周转次数调配数额。“政府各级部门齐抓共管,实现总量控制配额管理,有序和有效性非常重要。”杨勤建议,深圳应采用有效信息化手段,实现一个平台一种模式一种办法,实现大数据管理。
  “单车企业不应向消费者收押金”
  单车企业退还押金问题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来自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听证代表古洪涛公布了一组数据:2017年1月至今,深圳共有1万宗关于共享单车投诉,其中99%都是关于押金难退问题。“我们鼓励企业通过信用管理、技术创新来降低押金甚至免押金,做到实时退还押金。”他说。
  听证代表陈文华提出,共享单车占用城市资源,可以向企业收取资源占用费用于处理僵尸单车以及设立停车场、停车桩等基础设施。深圳市人大代表陈洁也认为,单车企业不应收消费者押金,反倒是企业应向公共平台交押金。
  施佑生补充说,押金一般具有的三个功能——消费抵扣、手段赔偿和违约处罚,共享单车在押金使用上不具有上述功能,因此,单车企业不应向消费者收取押金。
  实际上,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开始践行免押金模式。ofo相关负责人王涛介绍说,7月5日,ofo在深圳引入免押金模式,目前这一模式已经在国内25个城市使用,深圳60%的用户免押金。
  “法规要体现对新生事物的保护”
  共享单车带来一系列新生矛盾的背后,是公共资源、路权重新分配的深层次问题。
  王雪呼吁为自行车争取“路权”。在她看来,深圳未来的交通发展方向是绿色出行和环保出行,而目前绿色交通的发展相对缓慢。“比如我们有2000万人口,300万小汽车,这意味着有85%的人每天要靠绿色出行解决自己的交通问题。但15%的小汽车就占用了现有50%以上的‘路权’,而自行车仅占6%,这个比例分配是否要重新思考?”
  因此,王雪认为,所有共享单车管理政策制度在制定的同时,要有明确的动态调节机制,因为行业在不停发展和变化。此外,所有政策制度要有明确容错机制,应有包容的心态。
  “法规要体现对新事物的保护。”施佑生也认为,共享单车的定位应是对城市公交出行的补充,法规应给予支持和保护。
Copyright © 2015-2016 www.dondonw.com 深圳图书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粤ICP备hg00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