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13865980228 400-088-9977
传真:0898-88123008
E-mail:admin@dedecms.com
您的位置:深圳图书网 > 行业新闻 >
2019全国两会如期举行
发布时间:2019-03-05 作者:admin 浏览:
      2019全国两会如期举行。各互联网公司大佬们又一次成了聚光灯下的宠儿。随着马化腾、李彦宏、丁磊、王小川、周鸿祎等人的提案相继出炉,DoNews整理发现,人工智能(AI)热度不减,并逐步与具体场景相结合,来解决某一具体问题;产业互联网也得到颇多关注,实体经济再次凸起;万物互联下的数据应用和隐私安全也被大佬们记挂在心。
 加快发展产业互联网 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提交了七份书面建议,涉及产业互联网、基础科学研究、科技伦理、粤港澳大湾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就业、生态环保等热点问题。
  马化腾认为,发展产业互联网,将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历史机遇和技术条件,对实体经济产生全方位、深层次、革命性的影响。在此过程中,互联网公司不是与传统企业赛跑竞争,而是作为其“数字化助手”,做好连接器、工具箱和生态共建者,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为世界冠军。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今年的提案内容围绕智能交通、电子病例与人工智能伦理研究。
  李彦宏提出国家应建立数据共享和使用机制,鼓励各地探索并构建智能交通解决方案;继续推行并完善电子病历填写标准,鼓励医疗机构与科研院所、企业加强合作的同时,完善数据应用的技术标准和法律保障;建议由政府主管部门牵头,组织跨学科领域的行业专家、人工智能企业代表、行业用户和公众等相关方,开展人工智能伦理的研究和顶层设计,促进民生福祉改善,推进行业健康发展,掌握新一轮技术革命的主动权。杭州互联网法院联手互联网法治研究院(杭州)发布了全国首个互联网发展“司法指数”。据介绍,从互联网秩序、安全、风险、法治意识和共享共治等维度,综合反映出2018年度互联网发展态势为整体向好、稳中有进,但稳中也有忧。
  如何通过司法大数据给互联网发展做“体检”,杭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倪德峰介绍,从海量司法数据中,筛选、提炼出与互联网发展强关联的因子,形成秩序、网络安全、法治意识、共治共享、风险释放度这5项一级指数。一级指数下有24项二级指数,如“秩序”这个一级指数下有纠纷增长偏离度、电商纠纷增长偏离度、被告败诉率、涉诉新业务、竞争秩序5个二级指数。
  “基于这些数据,通过确定一个相对合理的赋分办法、二级指数的权重,构建起指数计算的数据模型,并根据数据模型计算的需求,最终得到指数的分值。”倪德峰说。
  每一项指数的得分都能真实反映出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实际状况。如在五个一级指数中,共治共享的的得分为24.23、法治意识为20.09、风险释放度为21.05,得分均超过20基准值,这说明互联网发展的政策环境、司法保障、营商环境持续向好。
  值得注意的是,秩序和安全得分较低,低于基准值,这反映出发展的中网络秩序与安全压力较大。“秩序的得分为18.51,失分较多的原因是互联网纠纷增长偏离度居高不下,纠纷增长率大大超过了网民增长率、交易额增长率和行业扩展速度,新业态涉诉、不正当竞争的案件也增长较快。”倪德锋进一步解释。而网络安全方面,得分虽然仅低于基准值0.82个百分点,但安全无小事,仍表明安全隐患较大,网络安全形势不可轻视。危害网络运行安全、利用互联网进行诈骗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刑事案件增长较快。
  倪德锋说,从司法数据看,2018年度互联网发展亮点很多,互联网营商环境司法保障水平持续提升、互联网发展政务服务水平持续提升、互联网发展共建共治共享理念日益深入,但也有很多隐忧,部分互联网主体规则意识欠缺、互联网新领域竞争秩序亟待规范、网络安全问题仍需高度重视、互联网金融风险较为突出、以谋利为目的职业维权大量涌现等问题。
  有了这些司法数据,法院就可以有针对性对问题总结和提出解决方案,据介绍,下一步,杭州互联网法院还将联合北京、广州的两家互联网法院,并整合更多大数据使“司法指数”反映的情况更有代表性、更具参考价值。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盘县岩博联村党委书记余留芬在通道回答完记者提问后,向身边的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发问:你们通信能不能帮帮忙想想办法?她反映,大城市都是5G时代了,但是在农村还存在很多边远的山区,2G都不能覆盖,通电话都断断续续的。他们想把家里或者家乡的土特产通过网络卖出去,但因为缺乏网络,他们没有办法去实现这样的愿望。
  虽然张云勇给出了积极回应,可对于习惯了4G甚至无4G寸步难行的很多城里人来说,余留芬委员指出的“农村存在的普遍现象”,或许超出他们的意料。
  都说“要想富,先修路”,如果说,二十年前,这里的“路”或许是指连接偏远山区与外部的公路,那如今,“路”还可指向网络基础设施,也就是“想要强,先通网”。
  鉴于此,显然有必要补齐农村网络基础设施供给方面的短板,这既是为了弥补城乡之间严重的数字鸿沟,也能让逐渐探底的互联网人口红利在“底部”深层次挖潜——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底,我国互联网普及率为59.6%,而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仅为38.4%;其中城镇地区非网民占比为36.8%,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为63.2%。也就是说,还有一半多农民被隔绝在互联网之外。这个量不容小觑。
  而对这些没被网络覆盖的农村人口来说,他们相当于被排除在一个巨大的市场之外。对于生产什么、如何销售、收益怎样,他们大多是被动和盲目的。
  要改变这种处境,无疑需要借助入网门槛更低的移动互联网,去弥补这种数字鸿沟和信息失衡,进而为那些渴望脱贫的偏远山区的农民“雪中送炭”,甚至给他们带去“弯道超车”的机会。毕竟,互联网能够使得偏远地区的农民第一时间获取各类市场信息,与外部市场建立起有效的信息沟通,并借助互联网把农产品推向全国。而这种销售多是市场化的,农民有了更多的参照系和议价权。
  所以目前,很多地方将脱贫与通网相结合,目的就是让农民成为互联网时代的连接者和参与者,进而成为获益者。
  不可否认,山村交通不便,实施网络覆盖的成本相对较高,又由于贫困山村人烟稀少,从商业上说,确实性价比不高。
  偏远山区的农民同样有参与互联网的权利,这种权利不应该因为基础设施的滞后而无法享有。这就需要有关方面把贫困山村的网络全覆盖当作公共基础设施来做,像公路等交通设施一样。要站在脱贫和权利保障的高度,切实解决他们“联不上网”的苦恼。
Copyright © 2015-2016 www.dondonw.com 深圳图书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粤ICP备hg0088号-1